您的位置:首頁 > 科技 > IT業界 > 正文

多家公關公司非法刪帖被判刑,非法刪帖會判刑多久?

2019-11-05 19:44:56來源:新浪新聞編輯:發財貓 我要投稿 瀏覽:

A-A+

11月4日,有自媒體發文,從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法院獲悉,多家公關公司及負責人從事非法刪帖業務被判刑。其中,兩家今年焦點醫藥上市公司步長制藥和輔仁藥業牽涉其中。

界面新聞查到一份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法院(2018)鄂1002刑初188號刑事判決書也證明了此事。判決書顯示,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2016年5月至9月,被告人周子瀟在擔任九富北京分公司負責人期間,承接了為步長公司提供IPO服務的項目,根據步長公司的要求,周子瀟指示其手下團隊辦理,其團隊搜集了一批影響步長公司上市的帖文,并委托春鼎公司和環宇公司(李東洲控制的空殼公司)對這些帖文鏈接進行刪除和屏蔽。被告人周子瀟對上述行為知情并認可。九富北京分公司通過有償服務向步長公司收取費用,非法刪帖經營數額為1095253元,違法所得30萬元。案發后,被告人周子瀟向公安機關自動投案,九富北京分公司退繳違法所得30萬元。

2016年5月至今,被告人李東洲在擔任春鼎公司法人代表期間,利用春鼎公司和環宇公司的名義與輔仁藥業集團、九富北京分公司分別簽訂了《財經公關咨詢服務協議書》、《步長制藥項目網絡宣傳服務協議》等合同,合同內容包括為輔仁藥業集團、九富北京分公司提供有償刪帖服務。

為了幫助上述公司刪帖,被告人李東洲指示其公司員工被告人王召明通過QQ在網上找到專門從事有償刪帖業務的被告人吳秋敏、何偉,談好價格后,被告人王召明將相關帖文鏈接發給吳秋敏、何偉進行刪除和屏蔽,事后向吳秋敏、何偉支付了刪帖費用14萬余元。春鼎公司和環宇公司通過有償刪帖服務向輔仁藥業集團和九富北京分公司收取費用,非法刪帖經營數額為1394663.30元,違法所得共計1247933.30元。

根據判決書可知,所非法刪帖的步長制藥內容主要為當年步長制藥IPO報道,而與輔仁藥業有關的涉案時間主要是從2016年到2018年,而這與輔仁藥業開展重組開封藥業時間相吻合。

有業內人士透露,這種現象在創業板剛推出的那幾年較多,大部分是根據甲方要求,后續監管收緊后已經很少了;也有人士表示,一般百度優化是通過發布正面信息使負面信息下沉,不會進行刪除。

此前《法制日報》曾報道,網絡有償刪帖有“三級制度”,分別是“網絡公關”、“刪帖中介”和“管理員”。“網絡公關”是上家,他們往往從事主或者其他“網絡公關”那里接到刪帖的活兒; “刪帖中介”是接活兒的,只要他們認為這個帖子能刪,隨后就會與“網絡公關”私聊,雙方談妥價格后交換支付寶賬號;最末的層級是“管理員”,這部分人要么是網站的管理人員、網絡論壇的版主,要么是掌握計算機技術的電腦黑客。“刪帖中介”從“網絡公關”手中接到活兒以后就找到“管理員”,要求對方幫助刪帖,成功后給對方相應的費用。

目前網上關于步長制藥IPO的質疑報道已較難搜到,醫藥網在2016年6月的報道指出,從步長制藥第一次IPO開始,市場上就存在一些質疑這家中成藥明星企業的聲音:公司業績相對集中在三款明星產品上,“學術推廣”費用過高,產品質量風險、股權結構等,步長制藥招股說明書顯示,報告期內,“市場及學術推廣費”占當年營業收入的比重超過了50%,是當期研發費用的20余倍。

事實上,類似的質疑聲即使是在步長制藥成功上市后也沒有停息,上交所也曾經多次發出問詢函對公司業績、銷售費用、產品問題等進行關注。在今年“斯坦福行賄案”曝光后,步長制藥更是被推上風口浪尖,除了對實控人趙濤家族的關注外,公眾也把關注點指向了其營收主力中藥注射液產品。

而輔仁藥業更是今年資本市場上一顆“驚天雷”,這家2018年全年實現營業收入63.17億元,同比增長8.92%;實現凈利潤8. 89億元,同比增長126.67%;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亦高達10.32億元,且賬上的貨幣資金余額高達18.16億元的河南藥企,卻拿不出現金進行分紅。

隨后公司控股股東輔仁集團及其關聯方違規拆借資金余額16.36億元,違規提供連帶責任擔保余額6202萬元,合計16.98億元的事件被曝光。

而本次涉案的2016到2018年期間,正是輔仁藥業實施其此前最受關注的重組注入開封藥業的時間段。這一重組也是頗具爭議,先后經歷了實名舉報、重組暫停等數次曲折。

2015年9月,原輔仁藥業董事總經理邱云樵的妻子武嬌嬌,在網上發布了針對輔仁藥業實控人、董事長朱文臣的實名舉報信。向證監會實名舉報輔仁集團對價超過78億元的開藥集團注入輔仁藥業借殼交易一事,存在重大的財務造假行為。武嬌嬌稱,她通過權威渠道獲得證據,輔仁集團所屬的開藥集團涉嫌財務造價,虛增凈資產17億元,虛報利潤14億元,開藥集團偷漏所得稅10億元,輔仁集團偷漏稅至少20億元。

輔仁藥業隨后對此表示否認,但武嬌嬌于2016年9月26日再次向中國證監會實名提交了第二封舉報信。次日證監會宣布暫停輔仁藥業重組審核,但在2017年年底,最終重組方案得以通過。

而這距離輔仁藥業“爆雷”僅剩短短一年半時間。

微信掃一掃

然貓網微信賬號
河南体育彩票网